当前位置:首页->侨园杂志
 
字体: | | 打印文章 | 关闭窗口
老夫喜作沧茫颂,把十三载爱国情!
发布时间:2016-04-07 10:26:00  来源:海外网

  卢育波,泰国归侨,少年回国,认祖归宗。历经风雨磨难,蹉跎岁月,热爱祖国,痴心不改,逆境中坚信中国共产党,辉煌时笃信改革,力陈己见,不唯上、不唯权、不唯钱,以大爱之心、伯乐之目,惜才、爱才、荐才,为党、为国家,贡献了绵薄之力。尤其是在惠侨、助侨、慰侨各项工作中取得了国内外公认的业绩,获得“友好使者”的称谓和仗义执言、秉公办事、热心为侨胞服务的“卢青天”美誉,从而蜚声海内外。卢育波几十年如一日,凭着在侨界的威望和非凡的工作能力,古稀之年第五次连任辽宁省侨联主席,并连任第九、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。如今83岁高龄仍任辽宁省三胞(侨胞、台胞、港澳同胞)联谊会常务副会长、法人代表。他多次请党组织尽快安排一位热心侨务工作的干部接班,可谁都不来,因该组织是社会团体,三无单位(无编制、无经费、无办公地点),每年年检费2500元都是卢育波自己拿钱。他说我已83岁高龄,只求“无案牍之劳形”。龙的传人——卢育波耄耋之年仍然奋力传播着龙的精神气脉!

  卢育波出生在泰国首府曼谷的一个华侨世家。幼年的时候,祖父母及父母亲经常给他讲中国家乡的故事。父亲告诉他:“咱们的根在中国,是广东揭阳。当秦时明月映照的时候,就有一条淙淙流淌的美丽榕江,咱们的老家就在那里,我们都是龙的传人。”父亲的教诲,在卢育波幼小的心中深深地留下了“故乡”的烙印,故乡华夏的山川河岳成了他儿时的美好憧憬。1942年春,他的心愿终于实现了,祖母把他从泰国带到家乡榕江边读书。

  新中国建立不久,抗美援朝战争爆发,这时卢育波正在广东省立金山中学读书。当他读到军旅作家魏巍在朝鲜前线写的报告文学《谁是最可爱的人》时,被里面的英雄人物可歌可泣的故事感动得彻夜难眠。当时全国人民为了保家卫国、支援抗美援朝捐献飞机大炮,出人出钱出物。作为班长的卢育波毫不犹豫地报名参军,并将祖母留给他未来妻子的传家宝—— 一条金项链捐献给了最可爱的人,用行动印证心灵的纯真,表达了赤子之心及对祖国的热爱。

  从金山中学毕业后,卢育波被录取进入中南工业大学,他刻苦读书取得优异成绩,毕业后服从国家分配,满怀雄心壮志地登上了北上的列车,来到了东北的沈阳冶金设计院工作。年轻的卢育波凭着一颗火热的心,要以自己所学知识奋力报效他的祖辈之邦——中国。

 

  在沈阳冶金设计院初出茅庐的卢育波开始显露才华,他组织设计了全国闻名的“红透山铜矿”,受到了国家冶金部的表彰。他通过对全国矿山的考察,写出了《选矿厂设计参考资料图集》一书,对提高选矿设计效率有较高的实用价值,获得国家冶金部优秀设计应用成果一等奖。然而,正当他满腔热血施展才华为国家创造财富之际,疯狂的年代、悲惨的岁月开始了,仅从国外归来这一点,就注定他难逃此劫。海外赤子变成了里通外国的特嫌、反革命分子,不由分说被遣送到农村劳动改造,接受“贫下中农再教育,广阔天地炼红心”。

  “反革命分子”卢育波最先下放到盘锦“五七”干校劳动改造,他住在当地农民一间空房里,一年到头与同院的农民没见过几次面,早上天不亮卢育波就出工去了,农民还在睡觉。晚上回来天已经黑得伸手不见五指,农民已经睡觉了。更可怕的是回来这么晚,还要常常去村队部接受批判斗争。有时候迎候最高指示,他跟大家写呀、贴呀,忙到凌晨回到住处迷糊一下,又得出工去了。恶劣的环境、艰苦的劳作,没能改变“赤子”的赤诚之心。一天在大坝上干完活儿,其他人都下河游泳去了,卢育波因前一天夜里被批斗得太晚,很疲劳,没有下水。突然,有人大声喊:“救命!救命啊!”他抬头一看,只见一个人正在远处的河面上挣扎着。他立刻就明白了,那里是涵洞急流危险区,稍一迟疑人随时会被卷入洞口淹死,来不及多想,他连衣服鞋子都没脱就跳进水里游了过去,一把抓住那个人死命往回游,终于把那个吓傻了的人拖到岸边。这时跑过来两个人,把落水人拉上岸,卢育波湿淋淋地爬上岸,没有人同他讲一句话或借他 一件干衣服穿。驻地离河边有20多里路,卢育波全身透湿,凉风吹过时,他打摆子一样颤抖着……晚上干校召开见义勇为表彰大会,受奖者却是岸上拉落水者的那两个人。因为是“反革命”,他勇于救人的行动没有得到干校的表彰,甚至连溺水者也没对他说一句感谢的话,很多人不满,卢育波却毫不在意,他淡然一笑说:“没有关系,我很欣慰救了一个人的命,我自己没有牺牲掉也很庆幸。否则,我很可能就会被说成是畏罪自杀。”

  在盘锦“五七”干校劳动一年,卢育波因“反革命”问题,转而被遣送到农村劳动改造。卢育波很感激他的妻子吴立杰顶着巨大的压力,用行动默默支持他,他被下放到哪里,妻子毫无怨言地拉着7岁的女儿,怀抱3个月大的儿子跟到哪里。最后夫妻同心同德在清源农村扎根落户。

  生活的磨难消耗了他们的许多信心和勇气,可他们还是顽强地执着于心中的一线光明,坚信中国的明天会更好。卢育波白天劳动,晚上挑灯苦读,依然勤奋地钻研业务。

  东北的腊月寒风凛冽,家徒四壁,他们住的茅草屋八面透风,四壁冰霜,孩子们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。村支部书记进来了,他用农民特有的诚恳,把卢育波全家让到了自家的热炕上。一束火苗会燃烧整个生命,卢育波更加坚信祖国的春天定会到来。他很快就和当地的老百姓打成一片,安心在农村扎根落户接受“改造”。

  那里的老百姓很善良,他们不大理会你什么来历。起初他们看卢育波夫妇文质彬彬,大城市里来的,还是什么工程师技术人员,认为当个大夫什么的不成问题吧!那时候你想推也推不掉,于是他妻子就当上了赤脚医生,给人看病、扎针、打吊瓶。有时天黑了农民来家里找,说女人要生孩子了,卢育波就拿上手电陪着妻子上路前去接生。日子长了,她的业务又拓展了,牲畜有病她也负责给治,于是又成了兽医。1年后,公社抽调她到中学去教书,她又成了人民教师。卢育波有盘锦下放一年的经验,什么农活都能干,加上不服输,所以很快就适应了。没过多久,他们又发现卢育波还有别的特长,于是就让他尽情发挥起来,他能修水泵,修收音机,做电工活,还能理发。理发可是个受人欢迎的营生,当地的农民要剪个头,须当时,在偏远的乡村,没有人知道卢育波的亲戚是泰国的政要——他的堂弟是时任泰国副总理米猜·立初潘。卢育波虽然在“文革”中受到冲击迫害,但为了不给祖国抹黑,他忍辱负重,没有把自己的不幸遭遇告诉海外亲人,也没有向人炫耀自己特殊的海外关系,一切的一切他都想自己默默承担。然而,远在曼谷的父母因为挂念儿子,一次次来信询问他的近况,卢育波对自己的处境仍然闭口不谈。但海外的亲人还是从他回信的地址“辽宁省清原县南口前公社张家堡大队团瓢小队”的农村地址知道了他目前的状况。米猜·立初潘副总理顿时惊讶了,马上写信向中国政府提出接兄长回泰国的要求。信中说:“我们把兄长卢育波送回祖籍国读书,目的是学成有用之才报效祖国,现在他在农村不务正业,说明国家不用人才,请把卢育波送还我们……”

打印文章 | 关闭窗口

【附件下载】

>相关新闻: